“我让你跑,贱人!我看你还跑不跑了。”啪的一声,又是一个嘴巴子,男人十分凶狠,左右开弓打的,巧兰不消片刻脸就已经紫红一片,带着深深的淤血,脸也肿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巧兰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闭紧嘴巴,既不说狠话激怒他们,也不会低头求饶,只是沉默对抗。

“不吭气,你以为不吭气就拿你没办法了么?想跑做梦,带回去。再跑打断腿。”高个男人凶狠狰狞的怒骂,还觉地不解恨,抬脚照着巧兰腰上狠狠的踢了一脚,恨不得踢死巧兰才解恨呢。

“唔!”巧兰咬紧牙关,死忍,疼的她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脸都白了,汗水瞬间从身体挤了出来,脸上全都是汗。

两个人一把抓着她的胳膊,像拎小鸡一样就把她拎回去了,巧兰心中叹口气,知道自己讨不了好了,可惜没有机会,不然还可以逃跑的,还有镯子里的银针可以利用,她一定要抓住机会,不能失败了,一定不能冲动,不能失败,一定……。

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打气,加油坚持住,玲玉已经跑掉了,他们没去追,很快就会有人来的,很快就会找到她了,很快。

巧兰被强行拖了回去,矮个男人瞧了眼巧兰眼里多了些邪光,“大哥,这妞长的可以啊,不如……。”

“别乱打主意,这是肥羊,买家可是给了大价钱,要卖去京城的,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玩不上,这算个什么。去拿我的鞭子来。”高个男人眯着眼狠狠的看了眼巧兰,凶狠之意让人胆寒。

“好,大哥这小妞硬的很,要好好给个教训才行呢。”矮个男人不能称愿,心中邪火发不出去,要教训巧兰逃跑的罪过。

矮个男人不知道从哪找了个马鞭,高个男人接过鞭子反手在空中抽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巧兰听了忍不住害怕瑟缩了一下,却依旧低着头不吭声,此时求饶只会让他们更加快活,说不定还能惹出其他麻烦来,可能连清白都保不住了。

“跑,今儿我就让你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我让你跑……。”

清纯mm亦涵香肩也醉人

高个男人甩手就是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了巧兰的身上。

巧兰咬紧牙关,疼的浑身直抽气,差点晕厥过去,但依旧没能如愿昏过去,咬紧了嘴唇,含着眼泪不肯求饶,默默的承受着非人的虐待。

啪!啪!啪!

“嗯。”一声闷哼带着颤音。

一下下鞭子无情的抽打在巧兰的身上,衣衫迅速就渗透了血痕,高个男人存心要巧兰受罪,自然不会留情面,何况路还远着呢,不把巧兰打怕,路上在起了跑了的心思,钱可就打了水漂了,只要不打死跑不掉就行。

高个男人越打越高兴,越打越兴奋,尤其是巧兰沉默对抗,脾气太硬更是让高个男人变得暴虐十足,用足了力气抽打巧兰,恨不得抽死她,看着身上的血痕越来越多,他反而十分兴奋。

巧兰不知道他到底打了多长时间,只是一直告诉自己,在忍一下,在坚持一下很快就会有人来救自己的,传虎一定会来救她的,一定会的……。

直到巧兰被打的晕了过去,高个男人一看是昏迷了,这才悻悻的罢了手,主要是怕把人打死了,打死没钱收了,要不然一定玩死她!

“呸!便宜你个小娘皮了,要不是看在你值很多钱的份上,老子就先尝尝鲜了。”高个男人又狠狠踹了一脚才算罢休。

巧兰已经彻底被打晕了过去,身上遍体鳞伤,不用脱衣服都能看得见,衣裙已经被打的衣衫褴褛,抽的一道道血痕,锦布都被抽烂了,被血黏在身上,隐约可见恐怖的伤口。

高个男人出门屋子准备锁上门。

这是过来一个女人,“相公,那个小丫头跑了,会找人来救她的,我们要不要换个地方呢?”

“换什么地方,这大半夜的,你以为一个小丫头能跑多远,等明儿早起在走吧,这会子半夜也没法走,天不亮咱们就出发,能赶得上进城了。”高个男人转了转眼珠说道。

“也好。要不然划烂她的脸得了,没白的便宜了她。”女人望着里面晕死过去的巧兰,心中涌起一股子畅快来。

啪!一声脆响,“放你妈屁!人家要囫囵个的,你把脸打烂了,我还怎么卖钱啊,你缺心眼么?”高个男人毫不犹豫的就给了女人一个嘴巴子。

女人吓得瑟缩了一下,赶紧低头,“是,是我错了。”

“滚回去,明儿一大早就走。”高个男人臭骂着锁了门。

巧兰被生生抽打的昏了过去,直到半夜才疼醒过来了,她昏昏沉沉的爬了起来,仔细一看心生绝望,为了怕她跑掉,屋里已经把所有东西都搬空了,而且窗户也被重新装订了起来,订的事密不透风,光线都没了。整个屋子黑乎乎的了。

门上也用木板子全部订了起来,上了大锁。屋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了,巧兰想出去都难如登天了,就算爬上窗户也出不去了,木条子订的太多了,连个趁手的工具都没有。

巧兰又重回躺在地上,只觉得有些绝望,“虎子哥,你什么时候来救我呀,我熬不住了,好疼啊。”眼泪忍不住掉下来,只觉得口渴的厉害,肚子也饿的狠了,身上的伤口一直在疼,分不清哪里疼哪里不疼了,只是浑身上下都疼的让人抽气。

巧兰还在苦苦熬着等人来救她。

而玲玉跑了一直往家跑,可到底离县里还有些距离,怎么地也有几十里路,玲玉只有一个念头,要赶快回家报信,马不停蹄的往家跑,不知不觉磨破了脚,鲜血染满了鞋子,又渗了出来,又重新结了痂,又被磨破,如此反复和皮肉连在了一起。

但这些她都感觉不到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回家报信,其他的完全顾不上了。

而刘家也乱了套了,传威马不停蹄的往农庄跑,连马车都忘了套,生用两条腿跑了去的。

小厮回了县太爷府衙,回去一说,李夫人差点晕过去,蕙兰也吓得脸色苍白,急忙让人叫了县太爷回来商议。

传虎得知家里出了事,套了马骑着马飞奔赶回来的,传威跟在后头也来不及上马又是腿着去了杂货铺给老爹说一声,他们关了门赶紧去找人。

许叔也去了店里,一问,压根没见着人,根本没回村,回村肯定会来找他们说一声,坐车回去啊难道一个人腿着回去么,无缘无故也没受委屈,干嘛要跑回家。

这下大家都着急了,巧兰不见了玲玉也不见了,这肯定是出事了。

传虎跑了回来没回家而是直接去了路上寻找,一路去县太爷的路上仔细的寻找着。抖阴ios无限观看,富二代成人抖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