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抖直播官网 苏蕊儿望着她再次笑了,一手微搭在了白若兮肩膀上,笑语道:“真是好品质呢!白若兮,谦虚是美德,可是过份谦虚可就是不道德的呢!我们学院虽说也够名气了,但是谁不想锦上添花呀,你可以把握住这机会,可不能老师失望了哦。再说,我刚刚听体操老师说了,你的体操全班第一呢!”

白若兮听着苏蕊儿说的这番话,心底也有些跃跃欲试,可犹豫了下,还是望着苏蕊儿说道:“老师,我这私下答应是不是对其它同学有失公平性啊?相信很多同学也都想拥有这个机会,能不能在学院里举行一个投票活动呢?”

说到这里时,白若兮眼底闪烁着漂亮机灵的光华:“若到时我票选最高的话,我一定去。”

对呀,就算是自已想去,可是也不能独树一帜,成为众矢之敌啊!

“嗯,你说的这个方法倒也可行,好吧,那就依你的。”苏蕊儿笑了笑地说道。

白若兮听了心底一喜:“谢谢老师了。”一张漂亮的脸庞上更是眉彩飞舞了起来。看得人都有些闪不过神来。

“好了,去吧!”苏蕊儿看着她,慈祥地笑道。

“嗯嗯,老师再见。”白若兮很有礼貌地说道,接着揽了揽自已的双肩背包,满脸笑容地离开了学校。

苏蕊儿一直目送着她的背影消逝在了这视线里,那一袅智慧的精光透了出来,映在了眼底深处。

白若兮一面走在回家的路上,一面微低头沉思着什么。

当然除了想那PSP偶像组合外,她还想到另一件事情,那就是关于御的事情。

“班主任苏蕊儿老师真的是御的前女友吗?可是之前那个好像不是她耶……”白若兮喃喃地自语道,眉心间也透漏着一丝疑虑。

惜花少女金色海洋里俏丽绽放

想了半天终是想不出这里的故事来。

直到那从对面驶过来的黑色的劳斯莱斯银魅闪了大灯,她都一时还没注意到。

当车子从身边而过时,响了一下喇叭,她这才被怔住。抬起头来,看向那车子,只见里面坐着一位戴着墨镜的男人。

是御?

白若兮一愣,但是很快便走到了他的车边,单手抬起,朝着他招了一下,打招呼地说道:“HI,御,你怎么来了?”

东方御将车玻璃降下了半截:“上车。”

很快白若兮上了车子,看着他,笑了笑:“其实你不用来接我的呀,我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近。”

“就算是很近,你也不是住在学校。”东方御回答道,接着一个转向调头,直接往回开去。

就当这车子离开视线时,某处教室天台的地方,一道视线朝着这边望了过来,正好是看到了这幕画面。

男孩苍白色的唇角淡淡地勾勒着,一抹淡冷的浅笑幽幽划了出来。

一头微长的银发搭在夜绯绝的眼角处,带起了那份凛冽的寒意。

挺好呢,看来不需要自已布局,他们就已经走得很近了呢!

唇边的弧度的浅深,带着丝看不清的阴谋邪色。

“再说,你就不怕家里窝着变态吗?”东方御用余光扫了她一眼。

“呃……”白若兮眼眸子一黯,很快就说不出话来。汗啊,她还差点忘了变态的事情了!

哎,真是的,还得赶快找到她的梦露才行。

“对了,你跟你客户说了没有,关于那副画的事情?”东方御看着她语道。

“还没有,不过,我已经准备再重新作一副给她了。”白若兮说道,眼底有一丝忧郁。看来又要耗费两天的工夫了。

“不用了。很快就会有结果的,应该赶得上时间。”东方御回道。

“嗯?”白若兮愣了下,很奇怪他的说法,琥珀琉璃色的眼神里带着丝不解的疑惑。

正欲再说什么时,东方御的唇角优雅地挑了挑:“先别问那么多了,等到回去,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

白若兮眼眸子滴溜地转了两下,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唇角一弯,答了一个字:“好。”

不知为什么心在这会竟莫名地跳动了下,她能感觉得到,御的自信仿佛又回来了。不,不太对,应该是他的自信是从来就没有失去过。

想到这些,心底深处透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来。不过,她隐匿得很深,倒是没有让身边人轻易地察觉到。

突然:“你笑什么?”旁边的男人那低沉的声音透了过来。

白若兮心底一咯吱顿了下,笑答:“没有啊!我在笑吗?”御竟比她还敏感?她敢发誓,她刚才表情上可绝没有笑呢!

可奇怪地,他竟然能够察觉到?真的太让人匪疑所思了。

东方御没有说话,很快将车子开进了“金隅园”。

“下车了。”

“嗯。”

东方御看着她的纤美娇弱的样子,笑了下:“就算是里面还有变态,我也会保护好你的。”

“呃……谢谢。”白若兮抬头望向他,点头微笑了下。

当东方御和白若兮一起回到了她的那间公寓里时,一个扎着马尾发的男人很快就朝着他们走来。

“这是我的助理辰东,昨天你应该见过。”东方御很简短地介绍了下。接着就直入主题:“辰东,现在情况怎么样?”

辰东朝着东方御看去,已然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的蘑菇摄像头,小东西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小小的装饰品,根本不易察觉。

“老板,所有的证据都在这里面了。”辰东看向东方御。

“嗯。”东方御点了下头。

白若兮听着他们的对话,微有些不解,刚想发问时。

只听得东方御再次问道:“楼上露台上的衣物呢?”

辰东望着东方御,余光却是扫向那旁边的女孩,很快答道:“有一条不见了,其余的还在。”

白若兮再次震惊住了,马上就可以想象得到那不见的一条上肯定有自已的气味。

没想到那变态真的是冲着自己来的。刚这样想,就觉得自已有些白痴,那当然是冲头自己来的,否则又怎么会又是盗衣又是盗画的?

白若兮感觉到东方御的目光也朝着自已望过来,一时间心底微觉得有些窘迫。

“我……我上去看看。”

接着,白若兮很快便朝着二楼露台上走去。当看到这份事实时,她眼神都愤恨得有些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