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和徐参、大小水四人看得清楚,当小丫头双脚踏上台阶,就在那一刹那,他们所熟悉的小丫头忽然间好像变得非常非常的遥远,就像隔着一片大海,小丫头在海的另一边,他们在海的这一边,她和他们之间的距离让他们无法跨越。

四条汉子震惊之下眼睛瞪成铜铃,也在他们的注视下,九宸从容登阶,他与小姑娘一后一前,缓缓向上攀登。

两人身影一点一点的远去,很快,医生几人再也看不见小姑娘和美少女的身影,四个伫立一会儿,悄无声息的返营,小闺女嘱咐让他们在山下等候,他们就老实的等着吧。

三条父子,陈泰山等人在小姑娘去拜山后仍然谁也没有去打挠谁,也没有随意乱走,渴的时候去喝水,跑跑茅坑,除此外就是打坐,除了打坐还是打坐。

当三条父子和木匠子、金童子看见四条汉子归来,不约而同的微愣,为何男的没拜山,拜山的反而是两姑娘?

四位青年如散步似的随意,也因这次几乎是面朝众人,陈泰山也看清四人的面孔,当他看到戴眼镜,面相厮文的徐参谋长,眸光乍凝,那不是陈秀嫣的前夫?!

昔年叔父孙女陈秀嫣嫁给徐家青年是他暗中观察过徐家青年才做的决定,所以,他认得徐家青年,但徐家青年没见过他。

陈泰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所挑选、后来又脱离掌控的前侄女婿竟然会出现在神山山脚下,一刹时,他震惊得心潮迭起。

也在一刹时,他终于找到徐家小子十来年没有想起他的婚事,为什么会突然跑回家离婚的原因了,一定是小女孩或者是九爷看破秘密,解除他下在徐小子身上的暗符咒,让徐小子回家离婚,从而坏了他苦心布置的棋局。

一定是小女生干的!

原本,他还在怀疑是高人九爷搞的破坏,猛然记起九爷说了不理俗事的话,又记起小女生那天毫不留情的说他们忘记祖训的话,瞬间将其前后贯通,小女生跟徐小子熟悉,徐家小子大概暗中调查了陈家,将陈家的事跟她说了,她认出他也是徐小子前妻家族人,所以那般不给面子,当面斥责他首徒,她指槐骂桑,其实真正想骂的人是他。

想到小女孩坏了自己家族富贵未来,压抑几个月的愤恨一股脑儿的涌上心头,陈泰山不由心里大恨,该死的,嘴边奶毛都没褪,竟然敢坏他的事,岂有此理!

清纯长发女神许诺白衬衫露美玉肌肤真空写真

当初他不知道是谁坏了自己的事,让他无处泄恨,现在他知道谁是罪魁祸首,哼……

愤恨之际,猛的打了激灵,陈泰山凝神散尽心里的怒火,急速念静心经消气,这里昆仑祖山,可不能胡思乱想。

跟师父身边的李子靖,自打见到抢了自己木尺的小姑娘,心里一直很郁闷,他好几次想偷偷的告诉师父抢法宝的人是谁,见师父虔心拜山,有两耳不闻身外事之意,又一次一次的打消念头。

早上见小姑娘一行人拜山去了,他心里微微的松口气,他生怕会跟小姑娘一行人同一天登山,为什么害怕,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总感觉小姑娘拜山会比自己走得更运,他不想被小姑娘看到他落在后面的场景。

见到青年归来,他还以为小姑娘拜山没走多远就走不了所以一起回来了,原本暗自高兴着,谁知仅只见四男青年们归来,他心里又郁闷上了。

他郁闷郁闷着,很快就到中午。

还没到中午下班时刻,秦副总理和秦委员长先后提前下班,他们早上先办公室打了招呼,今天要提前走一会儿。

甭以为国级干部就可以想走就走,仍然需要遵守国家前辈老干部们制定的规定,一切按章办事,领导有事也需要向相关办公室做报备。

兄弟俩先后提前下班,一路急疾,以最快的速度赶回秦家老宅。

秦家老宅守备加严,不是家族重要人员根本不能进第二重内院,秦副总理和秦委员长两人通过重重院落,走进守护得像铁桶似的内院。

秦家二爷,五爷七爷等掌执秦家的长辈率家族青年接班人已到位,全部换好传统长袍,秦三爷八爷两也赶紧的换衣,回头,大家按长幼顺序排队,等在主院上屋门口,等老祖宗令下。

他们等了一小会,一个着素服的中年人帮开上房正堂的门,秦孝夏披道袍,执法器步出正堂,秦二爷率秦家族人跟在老祖宗后面。

一群人以九步一拜,三步一礼的朝拜方式前往秦家祠堂。

秦家内院经全新布置,祠堂也不例外,院子内做道场布置,法师在位,等秦孝夏率子孙三步九叩的拜行而至,主祭司开坛祭祀。

祭祀礼是繁碎的,秦孝夏率子孙不停的拜天拜地拜祖宗,在秦二爷等人跪拜的膝盖发僵时终于结束,秦家人和一群法师跟随主祭祀进祠堂,主祭祀抱起蒙红布的一块秦家祖宗牌位交给秦孝夏,协助法师们也抱几块蒙红的牌位交给秦家其他人。

秦家抱了牌位随法师们绕道场转圈,转了几圈离开祠堂,绕着内院围一圈,又绕内院主院转一圈,再到主院内道场上转一圈,将祖宗牌位迎进上屋正堂。

上房正堂内,法器和四十九盏灯摆成阵。

秦孝夏带秦家子孙将祖宗牌位安放在法阵里,秦家子孙坐到各自的位置,主祭祀率祭祀法师们在内院道场做法。

*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束的,这仅只是开始。

秦家秘密施法之际,施大教官已从赣西达到闽省,而远在昆仑山境内的曲小巫女,正不知疲倦的向昆仑峰顶攀登。

通往昆仑蜂顶的路被术士们称为天梯,每隔一段距离便有石台香案,供术士们敬香祭拜。

没登天梯前,没人知道天梯是像能看见的那小段路一样是一成不变的笔直向上直通山顶,还是在山岭间盘旋向上,就算朝山归来的人也记不清台阶的走向,更记不清台阶的级数,哪怕一路走一路数,在山上记得好好的,等离开昆仑峰的最后一阶石梯又什么也记不清。

天梯,其实是笔直朝向的,它经过树木奇石,绝岩峭壁,一路向上向上……

实际上,天梯每隔一段距离会出现岔道,还是九条岔道。

天有九重,昆仑峰也有九重,主蜂只有一个,每一重八个小山蜂,天梯每次分岔道八条分道去各个小峰,一条主道通往下一重。

遗撼的是不是所有拜山的人都到达岔道那里,也并非到达分岔道就能看见九条岔道,要看见它也需有缘人,无缘人士登到分岔点,要么便已到自己能达到的终点,要么只能看见其中一条,然后沿那一条道走下去。

有缘人所选自然是继续往山顶的天梯主道,无缘人选的是去昆仑峰某一重小分峰的路。

曲七月踏上天梯,并没有像其他术士那样只能看见一小段路,她的视线畅通无阻,沿着天梯向上,一眼可达山顶,山顶的云飘荡,仙鹤盘旋,百花盛放。

昆仑峰九重,前八重的小山峰千奇百怪,一个小峰从下往上或许会出现四季不同的景色,有些地方白雪皑皑,有些地方树青草茂,有些地方奇石林立,有些地方飞瀑如织,有些地方雾气朦朦……

曲小巫女很淡定的抱香,一阶一阶的攀登,在到达第一个香案台前,将香敬上,掏出十九个折好的金元宝吹成元宝形,焚烧,祭拜完毕,欢欢喜喜的将收进小鼎里的小式神放出来。

有鬼使的术士在进山前收起鬼使,一怕触惹神山,招来惩罚。二怕鬼使被隐匿在昆仑峰的半地仙或隐士们当无名小鬼灭杀,若谁家的小鬼使被灭杀,只能乖乖的自认倒霉。

曲小巫女是尊师重教的,没自大到无法无天的地步,将自己的小式神们也收起来,敬香祈祷,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才敢放出小式神,让他们跟自己一起拜山。

金童玉童欢喜的在空中翻了数个跟斗,快快乐乐的跟在姐姐背后规规矩矩的当小式神。

他们其实很想说,姐姐哟,你完全不用如此恭敬,也不必焚香,更不用一步一步爬,可以用符叮叮咚咚的跑上去就好。

天下诸法皆始于巫,昆仑正是太古神巫们的居地,对术士们来说昆仑峰是神山,对他们姐姐来说昆仑峰就是她的后花园。

可惜,他们姐姐自己封印记忆,完全不记得那碴儿,九宸不说真相,他们就更加不能说,至于,咳,万一姐姐自己想来了会咋样,他们表示他们也很想知道。

两小朋友还是有些小期待的,虽然他们以前陪姐姐爬了不知道多少次,不过,这一次还是有些不同的。

以前姐姐转世都是分魂转世,或一魂半魄转世,或二魂一魄投胎,这次是完整的,也是封印记忆封得最彻底的一次,以往姐姐会设下禁层,每修到哪一层打开哪一层的部分记忆,这一回转世前姐姐将记忆全部封印,同时也将灵魂封印,要当个点点滴滴从头做起的人。

也因为封印封得太彻底,害他们没法凭灵魂气息追寻踪迹,守护轮回道的天将得了姐姐转世前的命令不许他们说她转世去哪玩,地府君也不知道他们姐姐转到了哪,害他们像无头苍蝇到处乱跑,以至没能及时赶到姐姐身边,让她出生后差点被不长眼的鬼魂们欺负死。

好在他们跟姐姐有灵魂契约,就算姐姐将灵魂气息封印,他们凭那份灵魂契约印记,在离这个小世界很近的地方有所感应,成功的追踪而来,找到出生刚满一岁的姐姐。

他们寻找姐姐的路说起来就算说上九天九夜也说不尽其中的辛酸坎坷,他们表示如果不是因为有姐姐的命令,他们一定将守护轮回道的天将抽筋扒皮,抽出他们的仙筋制弹弓天天去太阳星君宫殿里拿他的丹药当弹丸射他宫里的仙鸟玩。

甭问他们为毛要欺负太阳星君,他们姐姐会跳下九重天玩儿大半原因都是那老儿天天跑去碎嘴,说哪儿哪儿又有好玩的好吃的,害他们姐姐觉得九重天上太无聊,隔段时间就往八千小世界晃悠玩耍。

小式神对太阳星君的怨念很大很大,怨火足以能烧毁星君的宫殿。

曲小巫女那是一点也不知情的,很虔诚的又点燃一柱香,一步一步的往上攀登,小式神也一步一个脚印的往上爬。

九宸:“……”认真的小东西很可爱,他还是啥也别说,让她慢慢爬吧。

爬呀爬,带着小式神的小姑娘像蜗牛一样慢慢爬。

金乌飞坠,一天很快过去。

黄昏时分,曲小巫女爬到距第一个分岔点一半的位置,当外面天色微黑,她却浑身未觉,因为,昆仑峰上的光线始终没变化,好像还是早晨一样的清爽明亮。

她感觉不到时间变化,也感觉不到饿,中午没饿,到傍晚没饿,所以她没有停,努力的攀登高峰。

夜色降临时,医生等人的眼里神山的金光又变成月华一样的柔光,他们平静的吃干粮,然后睡觉。

三条父子和陈泰山等人也平淡的啃干粮,休息。

星辰飞转,一夜如水逝。

天明时分,爬了一夜天梯的曲小巫女到了第昆仑峰第一重峰的分岔点,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绕过石台香案,走最间的那条主道。

她踏上主道台阶,另八条分道消失。

九宸好笑的摇头,小东西这么执着,守山的那只大概哭晕在厕所了吧?

他觉得那只小兽大概哭晕了,等了无数万年,好容易等到他主人以完整灵魂转世投胎后第一次回来,主人没了记忆,将他忘记了不说,还这么辛苦的爬山,小兽一定会心疼的满地打滚。

美少年无良的窃笑,等以后又有笑话小兽的话题哪。

医生和徐参等人是以平常心态起床整吃的,而三条父子和陈泰山等人心情复杂,拜山的两姑娘一天一夜都没有回来,她们会到哪一层?

怀揣着一抹复杂心思,三条父子、陈泰山等人简单的收拾收拾,相继出发拜山。

他们没有约日子,选在同一天拜山纯属巧合。

三条父子最先出发,两人各背一只背包,都是必须品,帐蓬还没拆,许多与拜山无用的东西也在营地。

在昆仑峰底下扎营不需担心行李丢失,若真丢失了,朝山礼拜,大声的将事件说出来,别人不还回来,守护神山的半地仙就会出面管。

三条父子出发不久,陈泰山和木匠子,金童子等也结伴出发。

医生几人目送两拨人离开,他们没想到的是到傍晚时分,去拜山的两拨人又回来了!

最先回来的是陈泰山三人,其时远方的天色已暗,昆仑峰顶的金阳还没变,山间仙雾飘飘,仙鹤旋飞,在欣赏神山,猜测他们小姑娘爬到哪的医生徐参和大小水远远的看见三个人影从神山方向走向营地,当即就愣了,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们凭人数就猜出蜀者陈家人,就算没近前去查看,也能从他们扎的帐蓬看出谁跟谁亲不亲近,谁的一方有多少人。

金童子和木匠子各带一个徒弟,三条父子也是两人,唯有陈泰山是三人,所以,回来的三人非陈家莫属。

医生等人甚至猜测是不是陈家人发觉日期不佳,所以另改日期了,然而,很快,陈家的行动结果证明他们登山了——他们回来就拔营离开。

陈泰山带着徒弟回到营地即拆帐蓬,三下两下打包好东西匆匆离开,他的脸色很好不好,周身气压很低,低得让陈秀山和陈朝山连大气也不敢出。

一对师兄弟也明白师父心情不好的原因,他们拜山攀登到第三个香案台就无法前进,以前他们拜山走得最近的一次是到第五个香案台那儿,最远的一次止步在第十二个香案台。

这次登山比以前拜山走的路还短,师父定然不开心的。

师兄弟俩不敢说话,跟着师父撤。

陈家三人刚走没多久,三条父子也急急返回,回来钻进帐蓬便再没露脸。

又过了不到十分钟,金童子、木匠子也携徒儿也回到扎帐蓬地,他们见到陈家的帐蓬没了,不约而同的望望站在帐蓬前遥望神山的四位汉子,然后默默的回自己的地盘。

徐参和兄弟们仰天长默,这些家伙后去先回,他们小国师至今没下山,小姑娘究竟爬到哪了啊?

时间容易把人抛,转眼,又一夜过去。

第二天,三条父子拔营,木匠子,金童子没有走。

第三天,木匠子金童子也默默的走了,医生等人干粮有点不够用,跑去森林寻果子代替,如同美少年所说找到了吃的。

第四天,第五天……

第八天,也即是小姑娘拜山的第九天,曲小巫女爬过昆仑第八重山,在天明的时候站在第八层到最顶峰的中间。

九宸看看近在咫尺的山峰,再望望默默沉思的小家伙:“小东西,怎么不走啦?”茄子视频看片下载,茄子短视频下载app